滚石上山 逐“梦”前行

haixia004 9695 0

  宝塔人民检察院 张军峰

  梦,人之天性,生而有之;随岁月流逝,无论寝梦、噩梦、惧梦,抑或正梦、思梦、喜梦,与年龄渐行渐远,仅为永驻脑海之回忆。

  梦是什么?人云,梦是上古传送之未解密信;亦云:梦是量子纠缠之人生再现。庄子云:且有大觉,而后知此其大梦也,而愚者自以为觉,窃窃然知之。

  抑或,文学经典可追寻答案,领略个中滋味。以塞万提斯笔下之唐吉柯德为人设。唐吉可德为一乡坤,陷骑士之梦难以自拔,效尤骑外士出游侠。家传古物中寻破烂盔甲,取名堂吉诃德·德·拉曼恰,骑上瘦马,离家出走。把风车作巨人,以羊群为敌军,将役犯当受害骑士...不问东西,难辨南北,扶弱济贫、行侠仗义,遍体鳞伤后,徒增荒唐之闹剧。尝尽人间苦、弄得一身病,临终方觉悟。

  唐吉可德滑稽之骑士冒险,将其理解为“骑士梦”可以矣。男孩均有“侠”之幻想,因理智战胜感性,故男孩“侠”

  之梦被永封于心。唐吉可德之行为恰是“骑士梦”的次次外化、将梦幻变为成现实的例证。唐吉可德虽身心疲惫、遍体鳞伤,但“骑士瘾”经历让其终生无憾。现实世界的我,除去对羡慕唐吉可德敢作敢为、不怕输之精神外,便图增悲伤而已,少年 “侠”梦音信全无。

  以鲁迅笔下之阿Q为又一人设。他借逃避之“精神胜利法”,次次化解所有苦难。或许他人谓之疯子,不然,阿Q只在追寻心理平衡而已,亦或内心对本我的保护。人人都有头脑发热、异想天开时,可只有些许将之付之行动,变成现实。虽过程遭受挫折、失败,甚至嘲笑,但只要记住本我之心,牢记实现之义;纵使八十一难也定要将之实现。有人云:“一旦选择,趴下也必完成”,哪怕是海市蜃楼,也要追逐虚幻的美丽。

  每人都有梦想,且希望将之实现。好事之人不去逐梦,而喜欢嘲讽他人;更有可恶的人,习惯对他人指手画脚、百般刁难。付诸实际行动、获得惊人成绩是对嘲笑之人最好的回应。梦,会带领我们走向人生之巅峰,故而,不应将梦束之高阁,甚至封存。王符曰:夫奇异之梦,多有收而少无为者所以,他人之梦因,不必深究,正如伏尔泰所言:我不同意你说的话,但我愿意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。社会现实中,做梦是自由,逐梦是权利。

  抚古观今,每人都在夹缝中求生存,人生没有压力是谎言,抗压是关键。逐梦路上支撑不下之时,应若小草,即便头顶巨压,也要有破土之勇气和毅力。